<ol id="7pz9f"></ol>

<del id="7pz9f"></del>
<delect id="7pz9f"></delect>
<ol id="7pz9f"></ol>
      <var id="7pz9f"></var>

      <del id="7pz9f"></del><dl id="7pz9f"></dl>
      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三維度審視巴雷特就任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齊明杰 丨 時間:2020-10-29 丨 責編:樂水

      齊明杰 中國人權研究會研究人員、博士

      10月26日,來自保守派陣營的虔誠天主教徒埃米·科妮·巴雷特以52:48的得票獲得美國參議院確認,并很快在特朗普的見證下于白宮宣誓就任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從9月26日正式提名到此次獲得參議院確認并宣誓就職的一個月時間內,特朗普的這一大法官提名始終飽受爭議和批評。這種爭議包含對最高法院進一步保守化的擔憂,也包含對美國政治更加極化、美國社會更加撕裂的擔憂。我們可以從政治酬庸、選舉盤算和社會影響三個維度進行審視。

      特朗普的政治酬庸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基督教福音派逐漸走入美國的政治中心并不斷與觀點相近的共和黨結盟,美國的宗教保守勢力日益崛起后不斷滲入美國政治的方方面面。特朗普雖從未在公開場合表達過自己的宗教信仰,但在其獲得2016年總統提名之后,依然得到福音派的大力支持。競選期間,福音派領袖們組成了“特朗普福音派咨詢委員會”,且最終使其贏得了福音派81%的投票,為史上最高。

      對于來自宗教保守派陣營的大力支持,特朗普也給予了積極回報。一方面,在施政上極力迎合宗教保守派勢力的訴求,為選舉而組成的“特朗普福音派咨詢委員會”在選后繼續存在且成為白宮的座上賓,對總統日常行政決策以及美國民眾的日常生活產生著重要影響。另一方面,在人事安排上極力照顧宗教保守派。特朗普挑選的內閣成員和白宮工作班底幾乎全部來自基督教福音派各教會和天主教會。連同成長于天主教家庭后來改宗為福音派的副總統彭斯,福音派和美國的宗教保守勢力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權力。美國媒體甚至將這一系列人事安排稱為送給宗教右翼的“圣誕節禮物”。

      尤其是近幾年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接連出缺,為特朗普和宗教保守派勢力帶來了絕佳的機會。2017年4月,出身天主教家庭但后來皈依圣公會福音派的尼爾?戈薩奇被提名為大法官;2018年10月,來自天主教陣營的布雷特?卡瓦諾獲得提名。連同此次同樣來自天主教陣營的巴雷特,特朗普在4年任期內已經成功向最高法院提名了3名宗教保守派大法官,可謂是極大的回饋和酬庸。

      針對大選的政治盤算

      本屆大選,隨著特朗普越來越不占優勢,其對宗教保守勢力的倚重也更加明顯。宗教保守勢力又試圖復制2016年的做法支持特朗普連任,極力幫助其開拓票源。有媒體指出,特朗普政府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不積極,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因為顧及一些福音派教會定期到教堂祈禱或做團契禮拜。盡管各種反對和非議不斷,共和黨掌控的參議院還是順利通過對巴雷特的提名,使其成為美國有史以來第五位女性大法官,也是最年輕的一位。巴雷特在墮胎、醫保、控槍、移民等一系列問題上持保守立場,深受美國社會保守派和宗教右翼人士歡迎。這可以看做是特朗普向宗教保守勢力繼續遞交的投名狀。

      一直以來,特朗普不斷攻擊郵寄投票的做法為“選舉舞弊”,是民主黨“為制造混亂做準備”。事實上,郵寄投票在美國已有100多年歷史。此次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美各州郵寄投票的規模將進一步擴大。民調顯示,民主黨支持者更傾向于郵寄投票。特朗普在攻擊這種郵寄投票方式的同時,還表示最好在選舉前選出新的大法官,屆時可將這種“選舉舞弊”訴諸最高法院。此次巴雷特順利入職最高法院,若特朗普和拜登的普選票相差無幾,20年前小布什通過向最高法院訴訟而贏得大選的歷史一幕,并非沒有可能再次上演。可以說,特朗普通過大法官任命為自己的連任上了一道保險。

      美國將更加撕裂和保守

      此次提名進一步激化了美國的黨派政治。這種以政黨劃線,依靠政黨優勢進行的表決,無疑會進一步撕裂美國的政治,也會使政黨對立進一步加劇。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9月26日曾對這一提名提出批評,指出特朗普和共和黨人不僅無視已故大法官金斯伯格關于在新總統就職前不任命大法官的遺愿,還要“用一個可能摧毀她成就的人來取代她”,并在疫情肆虐之際再次把“美國民眾的醫保放在槍口上”。

      此次提名還將加劇美國社會的保守化。美國最高法院是美國“三權分立”中的一支,由9名法官組成,實行簡單多數表決。他們可以釋憲并推翻總統行政令或法案。大法官一經任命便為終身制,除非辭職、自愿退休或遭國會彈劾定罪,否則無法撤銷其職務。由于法官本人具有不同的政治傾向和宗教信仰,其對案件的裁決不可能不受這些因素的影響和左右,從而會對美國政治發展和民眾生活產生重要影響。因此,雖然美國最高法院獨立于總統和聯邦政府部門,但各黨派執政期間都會盡力提名對自身政治理念認同者進入最高法,以便在諸多社會政策上做出有利于自身的判決。

      隨著巴雷特的宣誓就職,美國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已經有6名來自保守派陣營,具有壓倒性優勢。這些法官大多是50后、60后,本次就職的巴雷特出生于1972年。這種年齡結構,再加上他們都是終身任職,想必會在未來數十年間徹底重塑聯邦最高法院的格局,在擁槍、移民、墮胎、環保、醫改等議題上整體向右轉,也勢必會推動美國社會向著更加保守的方向發展。

      可以斷言,無論特朗普本次爭取連任的結果如何,他都已經為美國人民留下了一個最大的政治遺產,那就是一個史上最為右傾的最高法院。(責任編輯:樂水)


      午夜福利视频合集1000集,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